这条鳟鱼烤的焦黄油嫩,池春一边吃,一边开心的笑。烤熟的熊肉被我用匕首切成小丁,使芦雅和伊凉吃起来方便。我问芦雅和伊凉,小便颜色是不是黄的很厉害。

    她俩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对我点头。我说:“不能再喝生水,得适当的吃一些蔬菜和粥汤。”伊凉问我哪里有煮饭的锅。我想了半天,告诉她可以用石头做一个。

    餐后,我找来一块儿类似于锅状的花岗岩石。拿石子在顶部画好圆圈,就开始用匕首凿坑。军用匕首很锋利,岩石也很坚硬。虽然凿得很慢,但还是出效果。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花岗岩已经初具模型,看起来更像粗糙的石盆。芦雅和伊凉在洞外找了些方正的石块儿,码在火堆周围,使石盆稳当的蹲放上面,这样一口锅就算造好了。

    我们用芭蕉叶子盛满水倒进去,底下添柴。没过一会儿,溪水就开始冒泡,沸腾开了。为了做好长期居住的准备,我又凿刻了几只木杯和木勺叉,使我们保持文明的用餐习惯。

    晚上,我在坑潭拿出一条鳟鱼,继续烤给池春吃。熊肉却是放石锅里煮着吃。我问伊凉和芦雅,煮熟的滋味如何,她俩都摇头说不好吃。我也觉得不好吃,虽然这样吃比用野火直接烤要好很多。

    这让我怀念起小镇酒馆里的熏牛肉和阁楼里的腊肉,那种味道和现在差别太大了。

    我说明天就想办法找盐和香料,热带岛林很容易找到煮肉的香料或者替代品的。

    芦雅开心的说:“那明天还早起,我和你一起去。”我说:“不行,你要留在洞里照顾池春。寻找香料很危险,可能碰到野兽。伊凉和我出。”

    芦雅听我说完,眼睛垂下,头一低,用沉默表示不高兴。我摸了摸她的头,说:“看好池春,下次捉鱼我还带着你。”她这才高兴起来。

    伊凉看到芦雅的小孩子脾气,娇嫩的玉手掩着红润的嘴唇发笑。

    池春虽然不大明白我们谈话的意思,但看到芦雅的乖张脾气,也娇媚的笑起来。

    大家吃饱后,又用木制的餐具喝了些汤,感觉很舒服。用来烧的柴草所剩不多,明天还得去弄一些。

    睡觉的时候,池春和孩子仍然在那张橡皮筏上,底下厚厚的蒿草既隔凉又保温。我还睡在芦雅和伊凉的中间,我体魄强壮,身体热量大,夜里洞内冷的时候,她俩就紧挤着我取暖。

    芦雅照旧如孩子似的,每次躺下之前,都要拉过我的胳膊,一只用来枕着头,令一只放在她身上。伊凉是睡到深夜的时候,才用胸脯贴着我的背,手扒在我肋骨上。

    这个晚上,孩子没有哭闹,池春也没起来小解。芦雅头顶着我的下巴,玲珑的鼻子和嘴巴呼吸着,温软湿润的气流有节奏的喷在我胸膛上。

    想到这个小丫头白天被我唬住的神情和动作,不禁又将她抱紧了些,她还是个孩子,不懂得男女之间的事,也许把跟我**,当做一次不会要命的小手术。

    如果我不出这趟海,伊凉应该住进了我的阁楼。每晚和我**着,相拥而睡。她对性的心理和经验都是生涩的,但对我的要求却是温顺柔和的。

    不知道为什么,池春看我的眼神,越来越饱含着柔情。那涌动着的醉人明眸,有时直盯的得我情不自禁的想去靠近。我们所处的困境,正如溪中的那些鳟鱼,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放弃了不可能的溯源。

    火光还在闪动着,影子在岩壁上跳跃。思绪在我的大脑中跳跃,眼皮感受着光亮,仿佛我的壁炉就在跟前,而我正躺在阁楼的木床上。这是我几天来,第一次开始回忆过去,夜已经很深了。

    忽然,我听到洞外有异动,好像坑潭里的鳟鱼识破了处境,鼓动着尾巴想跃出逃跑。这是我早已预料的,所以白天在上面加盖棍板,成为鳟鱼的天牢。

    轰隆一声,应该是石块儿倒塌了,我急忙坐了起来。即使鳟鱼团结起来同时发力,也不可能把厚厚的石磊撞倒。除非,有危险的东西在破坏。

    石块儿倒塌和我急速坐起的声音也惊醒了三个女人。她们用惶恐的眼神看看洞外的黑夜,又看看我,等待我的判断和措施。

    我抓起睡觉前放在头顶的密林枪,从火堆里捡起一头还在燃烧的木棍,向洞门口处丢去。木棍滚动几下停止下来,借着幽暗的光线,隐约看到外面一个庞大的物体,正扒着坑潭把头伸进去吃我们储备的鳟鱼。

    用来围住坑潭的石垒已经被它沉重的躯体压倒,二十多条鳟鱼叽里呱啦的拍打着尾巴乱蹦,那头巨熊随口叼起一条,仰着脖子,嘴巴朝天一耸一颤的把鱼吞嚼着。

    巨熊一边咯吱咯吱的嚼着汁水饱满的鳟鱼,一边若无其事的用眼前斜瞟着那节火棍。

    芦雅抱在伊凉的怀里颤抖着,瑟瑟的说:“我们的鱼。”我急忙示意她别出声。

    那么巨大的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想它一定是夜间到溪水捉鱼,却循着煮肉的味道来到山洞。灵敏的嗅觉使它发现坑潭里聚集着大量的鳟鱼,于是扒下上面压着的石头,肆无忌惮的享用起已经属于我们的食物。

    这一次,面对这个的庞然大物,我心里也紧张到了极限。首先,光线太差,我无法一枪射中它要害。打在厚厚的皮上,不一定能吓跑,极有可能激怒它,危害到我们自己。洞口的木门虽然结实,若是被这个大家伙冲撞几下,也很难说。

    我希望它能尽量把那些鳟鱼吃进肚子里,填满它的胃,使它放弃转而攻击我们的念头。

    “伊凉,把剩余的熊肉全丢给我,快!”我小声而急切的命令她。伊凉慌张了一下,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去洞中最靠里的角落,抱来几块硕大的熊肉,放在我身后。

    我把熊肉挂在一根很长的木棍上,从洞口木门的缝隙里捅了出去,尽量使用气力把肉戳远,使熊不要靠近洞口。

    一口气捅出三四十斤的肉,巨熊在外面,用滋满口水的嘴巴吞嚼着,叭嗒叭嗒地响着。

    我转过头,用动作比划给池春,让她哄好孩子,千万别让婴儿啼哭。池春坚定的点了点头,用恐惧和鼓励的眼神对视着我。我又继续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黑暗中我看不清出它长的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的面部能感受到它身体扭动时带动起的气息。如果这个大家伙凶猛的破门而入,我们马上会变得血肉模糊。

    巨熊好像吃得很饱,我听到它夯厚的打嗝声,它的鼻子在洞口的木门上,左右蹭了蹭,嗅了嗅之后,晃悠着傲慢的身体走开了。

    我想它的胃一定满的要命,才没*大发的攻击我们。但是,熊的嗅觉和记忆力是相当好的。真怕它消化的太快,天亮之后再回来,把我们用做早餐。

    然而,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巨熊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它是朝着岛上哪个方向走掉了。我的背后已经湿透了,芦雅和伊凉,还有抱着孩子的池春,都挤到洞后的角落里。她们真的吓坏了。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心里还有着刚才的惊悚。终于,又能听到海鸟清凉的叫声了,洞外渐渐有了光线。

    今天没有办法做早餐,所有的鳟鱼和熊肉被巨熊夺走了。三个女人失去了欢笑,沉重的心情挂在脸上。我告诉她们谁也不要出去,察觉了一下洞外,我小心的掀起木门,拿着武器走了出去。

    一是确定巨熊的离开,二是寻找些食物充饥。沿着溪水,我谨慎的走着,想找到几条鳟鱼。可能是巨熊离开的时候,顺着溪水而去,把溯源鳟鱼都吓回了下游。

    最后,我不得不找些植物回去充饥。热带岛林里的植物种类繁多,一不小心就会误食含有毒素的菌类和果实。在泰国丛林作战的时候,就有一次吃到了毒果,当时呕吐昏厥,医务兵及时为我注射抗体才抢救了性命。

    自从进入这个荒岛,我尽量捕食肉类,把食物中毒的风险降到最小。转了足足一个小时,没找到任何可以吃的植物,两手空空的回到山洞。

    见我平安回来都很高兴,至于食物,她们并不表现的失望。因为这会儿的饥饿,比起海上漂泊的日子,差得真是太远了。

    芦雅跑过来,冲进我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我的后腰,把柔软的脸蛋贴在我胸脯上。“我怕。”我抚摸着她的头,看了看伊凉和池春。她俩的眼神里也有着一种恐慌。

    那头巨熊给我们带来了威胁,不仅是精神上的紧张,也造成食物的危机。巨熊饱餐之后离去,以后肯定还会来骚扰我们,透支我们辛苦得来的食物,它无疑成我们生存中的强盗。

    如果哪天它又饥饿,而我们不能再像昨夜那样,提供充足的食物。那么我们的身体就会遭殃——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三章:阁楼床上的新娘,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