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射了一会儿,我也洗好了坎肩。池春皮肤太嫩,是怕久晒的,我抱起她,回到山洞里。伊凉已经把肉烤好,大家吃的很开心。

    我对她们说:“这个洞口太大,晚上开放在黑夜里很危险,需要找东西挡住。刚才看了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片广袤的热带森林,想走出去几乎不可能。从今天起,我们要储备食物,做长久的打算。”

    池春看了我一眼,我想她一定很难过,芦雅和伊凉已经没有了亲人和牵挂,只要跟我在一起,到哪都是她俩的家。而池春有家庭和丈夫,有很多牵挂,如果永远走不出这座原始的岛屿,她必须试着斩断相思。

    吃完了熊肉,我给芦雅和伊凉分配任务,在洞口前的小瀑布旁边码石头,就像我昨天捉鱼那样。溪水冲下来的地方已经形成坑状,我钻到瀑布下,顶着水流的冲击,把下面的石块儿捞出来,尽量增加坑的深度,使之成为一个小潭。

    拣光所有的石块,这个坑潭已经初具规模,底下是坑凹的岩面。接下来,伊凉和芦雅就按我的要求,找平整的石块儿堆积,把坑潭围起来,只水流可以穿过缝隙。

    芦雅问我:“我们要用它来洗澡吗?”我看了看她天真的大眼睛,说:“不怕鱼咬,就在里面洗好了。”伊凉扑哧笑了起来,拉了一下芦雅的胳膊,芦雅还眨巴着迟疑的大眼睛看着我们。

    “用来装鱼的,不是洗澡。”伊凉还是忍不住,给芦雅这个天真的小丫头解释。芦雅知道了我在逗她,撅了撅小嘴,又和伊凉一起垒起石块儿。

    “你们把周围垒结实,外围多加几层。我去砍树杆做洞门,争取天黑前做好。”说完,拣起洞门口的密林枪和匕首,沿着小溪去下面不远处砍树枝。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一片小树林,里面有很多胳膊粗的小树,每一棵约四五米高。如果砍下来编成一个篱笆门,再用腾茎绑结实,晚上堵在山洞的门口,丛林豹子和野熊一般是难突破的。

    大概需要五六十根这样的树杆,造出的洞门才够大。为了提高砍伐效率,我把自己调整到军事紧急防御状态。在孤岛上,其实就是一场生死角逐的较量。

    每棵树木的下面被我用匕首砍出缺口,如果继续砍下去,匕首就会抡不上力气。每一棵树被砍到剩圆周三分之二的时候,我就后退十米,再助跑发力,像战场撕杀敌人一样,飞上去一脚侧踹。

    岛上的树木由于属热带植物,一般生长较快,木质很脆。几乎一个飞踹就倒一棵砍过的树木。偶而有结实没倒的,再用匕首砍一砍下面,继续飞踹。

    不到三个小时,我就弄到很多树木。然后用匕首打削光华,一次举在肩膀上四五棵,向洞口搬运。

    芦雅和伊凉已经把坑潭围的结实而美观,上面的溪水从十米处陡落下来,使坑潭溅起白色的水花。两个女孩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坐在溪边休息,看着我笑。

    伊凉说:“我们也帮你搬木头吧?”时间其实很紧迫,我点了点头,告诉她们要小心手指,不要划伤。她俩也因为又能帮上我忙而高兴,跟在后面一起去搬木头。

    虽然是两个女孩,多了她们,工作进度还是加快不少。她俩一人一根的往洞口处抱,伊凉搬大的,芦雅搬小的。

    所有的木头搬到洞口之后,我又去砍了很多柔韧藤类植物,用做编制大门的绳索。为了使大门结实,不轻易被猛兽攻破,在每根木头上削出凹曹,横竖之间可以吻合咬住。

    之后,用藤茎牢牢的固定住每个交叉处。编制成一扇遮挡的棍板之后,把它立在洞口,刚好盖住。洞口岩壁上有拳头大的凹窝,棍板上端的横木两头*里面,洞口像挂上了门帘。

    然后,让芦雅和一凉的扶好,我又爬上洞口的岩顶,用粗大的麻藤勒住木门,固定在两棵粗壮的树上。这样大门在进出人的时候,就可以随意的掀起和遮下,不必担心它会跌落下来。

    等把一切弄好,天色也暗了下来。岛上的海鸟,为了安全,总是及早的回到窝里。我们也必须早早入洞,把白天晒干的蒿草和熊皮拿进洞里,伊凉和芦雅开始细心的铺垫起来。我把晒了一天的熊肉全部放进洞里,又往火堆上添了些刚砍下来的湿木块,就用匕首割下一大块儿,在翻滚的浓烟上烤。

    这也是熏肉的一种,丛林作战的时候,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吃法。现在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心里塌实许多。

    厚厚的岩层包裹着我们,唯一的出口也被粗壮的树杆门挡住。池春白天洗过澡之后,就一直抱着孩子静静的坐在洞里,看着我们在洞口干活和说话,心情也好了许多。

    熊肉很快烤熟了,我用匕首切成很多小块儿,使她们可以用手捏着吃。今天晚上大家都饿坏了,幸好打死的是一只熊,不是兔子,要不今晚肯定吃不饱。

    我告诉她们明天的打算,就是到溪里捉很多鳟鱼,放养到修葺好的坑潭里。如果岛上接连下起暴雨,也好有食物应付。

    伊凉和芦雅把干蒿草铺的很整齐,绵软的熊皮摊开在上面,躺上去比昨夜舒服了许多。她俩又把池春橡皮筏下面垫了格外厚的蒿草,池春和孩子一起睡,现在上面既舒适又宽敞。

    我坐在火堆旁,用匕首削着细长的木条,想做一个半开的木筐,明天用它来捉鱼。我不能再像上次那样用木棍直接打死它们了,明天捉到的越鲜活越好。

    伊凉让我过去挤到她和芦雅中间睡,我没有吭声,继续制作着捕鱼的木筐。看着洞口那幢厚重的大木门,安全感提升了很多,也想起了今天的劳动量很大,困乏的难受。

    但我还是想编好这个木筐后再睡觉。这时芦雅走了过来,拉起我的胳膊执拗的要我过去睡觉。我告诉她先回去睡,木筐马上编好了。

    芦雅更如个天真的孩子,又撅起小嘴不说话,继续执拗着拉我的胳膊。我只好放下马上做好的工具,去那张大熊皮上睡觉。

    伊凉见我过来,就把身子向一旁靠了靠,我躺下来。倦意立刻涌进了大脑,芦雅也跟着我躺下,贴紧我得怀,抬起我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身上,让我抱着她睡,

    今晚她太像个任性的孩子,很快在我怀里睡着了,我的臂弯搂裹着她,感到是那样的柔软,无数的怜悯涌在我的心头。

    伊凉也靠着我睡着了,柔软而富弹力的少女**,攀附又抗拒着我结实的后背。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两个女孩散发着热量的臀部和身体每个器官的气息。

    疲倦不断在我大脑翻滚着,我又看了看那扇结实的大门,想到猛兽是不懂的掀起这个动作,只会向前撞击,永远都进不来里面。

    即使有野人出现,想抬起大门进来也是困难的。因为洞内两个巨大的石头上被我固定着麻藤,紧紧向里拉拽着大门。

    如果真的开了,滚动的巨石也会第一个惊醒我,及时采取防御。池春的孩子夜里哭过一次,可能是池春起来小便碰醒了他。

    我一直保留着一种习惯,睡眠中对任何细微的响动都特别敏感。池春光着脚在岩石上走动,软嫩的丫肉和平硬的岩石发出厚重的结合声。

    我闭着眼睛,头顶能感觉到池春撩起羊皮坎肩蹲下的动作,接着就是她细小的呼吸,池春一定憋了很久,热烫的尿液从她器官排出的时候,使她发过一声轻吟。我想她的伤口一定还适应不了这种温度和喷刷。

    排挤出的液体,在岩石表面小范围的持续冲刷,顺畅的哗哗声在寂静的洞内格外响亮。池春既怕吵到我们,自己也不好意思。当冲击声音特别大的时段,她会故意收缩一下器官,使声音突然中断,之后再缓缓的向外排泄。

    声音消失了,池春却没有动,静止在原地,蹲了好一会儿。她是怕影响伤口愈合,让冲湿的茸毛滴一滴粘上的尿液。

    听到池春没事,自己能够顺利的小便之后,我又放下了心情,让大脑沉入昏睡。

    今晚一切无恙,睡的都很好。这扇木门做的太有价值了。

    洞外各种鸟的叫声开始响起,池春昨夜照顾孩子比较劳累,现在也许刚睡塌实。芦雅已经醒了,骨碌着大眼睛正看着我睡觉。伊凉昨天搬石头也特别辛苦,还紧贴着我的后背睡觉。

    一睁开眼睛,我就看到芦雅那提溜乱转的眼珠,十分调皮的和我对视着。我抚摩了一下她的头,小声的问她要不要和我去捉鱼。芦雅没有说话,也默契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起身去火堆旁,拿起木筐,把剩余的工序做完。带着芦雅轻手轻脚的推起大门,走了出去。岛上空气这会儿还有些湿凉,芦雅拿着捕鱼的木筐,我背着武器,一前一后的沿着溪水走。

    昨天割蒿草的时候,附近那段溪水里,大小的青黑色鳟鱼被我吓的四下乱窜。现在来到附近,果然还有很多鳟鱼成群结队的溯源。

    我拉着芦雅赶紧闪到一边,防止吓跑它们。分析了一下溪沟的走势,就和芦雅悄悄的绕到它们的下游,在一个相对狭窄的溪水段开始码石头——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一章:粗制简易的防御,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