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的哭声把我从昏睡中惊醒,高高的太阳照射下来,周围的沙子开始散发热气。池春第一个醒来,正晃动着怀里的孩子哄着。

    芦雅和伊凉还在昏睡,推醒她俩之后,看到大家都平安无恙,我们才彼此露出笑容。但是,池春的脸又变得和前几日一样的煞白。

    一定是昨晚在海水里浸泡所致,羊皮毯子丢在大海里了,她**着,上身仅套着羊皮坎肩。我走过,伸手摸池春的额头,发觉很烫。

    我让芦雅接过池春的孩子。池春眼睛不眨的看着我,我用眼神示意她躺下,把手放在她蜷起的膝盖上,轻轻分开两腿。

    池春知道我要帮她检查*,也温柔顺从着我。我把手分别按在她张开大腿的内侧,观察伤处恶化的程度。那些茸毛凌乱的纠结在一起,还有些潮湿,小唇颜色很重,近乎紫黑,从夹缝中向外突出着。

    我告诉芦雅和伊凉去找些淡水来,需要给池春清洗一下。她俩把橡皮筏拉了过来,那里面有昨夜积存的雨水。

    周围都是沙子和零散的石块,没有盛水的工具。我试图用手捧着水帮池春清洗,可手指太粗糙,一碰触她敏感的*,她身体就急剧抽搐,疼的发抖。

    这样做也很浪费淡水,只好再用之前的办法,我俯身到橡皮筏底吸入半口淡水,再把嘴巴凑到池春浮肿的位置,把水喷涂在上面,伸出舌头清理上面的杂质。

    鼻子嗅觉不到上次的血腥和精骚了,只有淡淡的海水味。我想海水只是腐蚀了伤口,在没有医药的条件下,细菌感染是我最担心的,很可能使池春丧命。

    池春双手深深抓进沙子里,忍着疼痛。我尽量使舌头柔软,减轻她的痛苦。清理干净之后,告诉池春躺着别动,胯骨尽量打开,使太阳照射伤口,强烈的紫外线可以灭菌。

    用海水漱了口腔之后,我告诉伊凉和芦雅尽量喝足积存的淡水,这个岛很热,比在海面漂流时的蒸发量大很多。

    池春已经痛的动弹不得,我用嘴巴吸足了淡水,趴到她头前,用口腔给她喂水。她是最需要淡水的哺乳女人,我把她的胃彻底灌满淡水,她舌头十分柔滑,几度与我的接触。

    我接过孩子,又用手指沾上淡水,滴进他小嘴儿里。这个小家伙也处在缺水状态。之后剩我自己把淡水全部喝光,尽管的我胃撑得很难受。

    伊凉和芦雅的小脸已经被晒的红彤彤,我环视了四周,发现这座岛屿像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四周被五六十米的崖壁包围。

    想进入这座岛屿的里面,确实有些困难,如果在连绵的海岸线上找不到缺口,那将会永远被拒绝在外面。我熟悉很多航海图,但从没在上面见过有这样一座岛屿,我甚至怀疑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眼前这座吝啬的海岛,是如此排外。

    阳光差不多把池春潮湿的伤口晒干了,我把橡皮筏的气体放掉,折叠起来。伊凉和芦雅一个背武器和物品,一个抱着孩子。这两天来她俩很少说话,毕竟小小年纪,平生头一次面对残酷的生死考验。

    池春可能三两天之内是无法行走的,我必须背着她,带领着大家一起,沿着绵长的海线寻找上岛的突破口。

    走了大概四五个小时之后,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开阔的低谷。“太好了,从这里可以蹬上山垣。”大家听了我的话,都跟着高兴起来,加快了步伐。

    现在我们终于看到岛的一小部分了,都处是葱郁翠绿的植物,向远处望去,平缓的山坡上密集着灌木,像只刚被剪过羊毛的绿色脊背。

    我们兴奋的朝着岛里面走,身旁热带植物闪着油亮的叶子,不断摩擦着我们的身体。红色和*的小花开在上面,出奇的美丽。

    我告诉大家,这下我们不用发愁了。岛上一定有很多野果实和鲜嫩的植物用来充饥。运气好的话,还可捕捉到动物,吃上烤肉。

    大家听了我的话都开心的笑了,这是几天来第一次欢笑。伊凉和芦雅俏皮的问我:“要是动物把我们吃了怎么办?”

    我也被他俩逗笑了,告诉她们不用担心,三年之前我就流落荒岛一次,一个人在岛上呆了八个月,后来被土著民发现,救我出了岛,我也算懂得一些生存经验。

    池春听懂了我用英语说出的一些话,也宽慰了很多,双手更用力的搂紧我的脖子,把脸颊贴在我耳朵上。

    我们继续的向前走,池春是个娇嫩柔媚的女人,不足一百六十公分的样子,在日本女性里应该很高。她腰枝纤细,虽然胸和臀很丰腴,但极其柔软。看起来挺重的女人,背在身上倒也轻松。

    我告诉她们,现在最好能找到山洞躲避,晚上在里面升起火,过夜就舒服多了。我们翻过两座山谷,地势不是很高,但却绵长辽阔,从这里走到那里也要花费些时间。

    走到第三座山谷高处的时候,我举目远眺,发现这片岛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到处是浓密的热带植物,很难发现有类似山洞的地方。

    我们只好向那些分布着高大植物的山坡处走。如果晚上再有暴雨,可以借助它们硕大的叶子遮挡。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池春,她的身体不可以再让雨水打湿。我的耳朵能充分的感受到她微烫的脸颊,她正发低烧,而且*需要保持干燥和清洁。

    在高大的树林里,是感觉不出自己正身处海岛,连我也觉得这更像原始森林。

    我们当时没有斧头,或者朴刀,否则可以砍一些树枝,搭起个临时的窝棚。我当兵那会儿,多是在丛林作战,经常赶上下雨,所以对建设临时窝棚很专业,一般的大雨是很难浇湿底下的人。

    现在身上唯一的钝器,就是当初杀死队友逃跑时,带着的两把瑞士钢刀。它门虽然锋利,但用来砍木头很不方便。

    我还是希望可以找到容身的山洞,就继续带领着她们向前走。森林深出的鸟来回乱窜,不知是被我们吓到,还是想吓到我们。

    我想要是我们永远离不开这座岛屿,那就在大树上建造只木房子,这样安全性就会很大。因为这个岛的生态现在看起来很原始,出现袭人猛兽的可能性极大。

    渐渐的我们听到了水声,我回头望了她们一眼,大家都没有说话,但脸上的喜悦看的出来。

    大家立刻加快脚步向前走,猜想可能是瀑布或着溪潭。原来,都不是先前猜想的那样。这是一个二十米宽的山沟,水从远远的高处顺着山夹流下来。即使最高的落差也就大概十米的样子。想上到水源的高处并不难,只是石面太滑,上面长满青绿的苔藓,又加上我们特别的劳累,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大家坐下来休息,由于我背负着池春走路,整个后背都是汗水。我看着前面一百米处,也就是那个落差最大的微型瀑布,想去冲洗一下。

    把池春轻轻放在一块平旦干燥的大岩石上,我就朝那个溅着白色水花的落水处走去。另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上帝居然对我们恩典到如此地步。

    就在小瀑布旁边的岩壁上,赫然出现一个高两米,宽五米的洞口。我急忙跑上跟前看个究竟,这个洞口垂直嵌入岩壁里面,大概有十五米深的样子。

    洞穴里面和洞口保持同样的大小,而且地面平旦干燥。我几乎不能再兴奋了,大自然真是太可爱了。

    我沿着清澈的溪流,踩着底下光滑的青黑石块儿,回到了她们坐歇的地方。“你们快跟我来,今晚我们有个安身的好地方。”说完,我就拉起池春,背上她朝那个优良的洞穴走去。

    伊凉和芦雅抱着小孩,跟在我的后面。我不断的回头叮嘱她俩小心脚下的石块儿,不要滑倒。

    等我们都进入到山洞的里面,大家都很高兴,脸上的微笑都表现出满意的神情。我告诉她们先做下休息,我出去弄些干燥的树枝生火。

    一个人独自出了山洞,感觉轻松了许多。我在附近的灌木丛里折了很多干燥的细枝杆,用藤类植物绑成大捆儿,背了回来。

    路上,我用匕首顺便削了些叶子茂盛的枝条,回山洞可以扫一扫地上的石子和鸟的零星粪便。

    三个女人见我回来都非常的高兴,芦雅和伊凉接过我身上的干柴,我把枝条绑在一起,让伊凉打扫一下地面。池春躺在泄了气的橡皮筏上睡着了,我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温度没有上升,说明她下面未被细菌感染。

    伊凉和芦雅很快把洞里的地面清扫干净了。接下来就是如何生火。我走出洞口,在旁边的小溪捡了几块儿石头回来。在山洞的中央,我把几块儿石头围成一个小圈,抓了一些细小的干柴枝儿,放在圈里堆成一堆儿。

    之后,拿过一把手枪取出一颗子弹,用匕首将里面的火药切割出来,撒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再将它靠进中间的小柴堆儿。

    我告诉芦雅和伊凉,一个去堵住小孩的耳朵,一个帮池春捂耳朵。把弹夹装回手枪之后,对准石面上的火药就是一枪。子弹折射到洞口外面,上面的火药轰地燃烧起来,引着了那堆干柴。

    我不是第一次干这事,用武器生火在当兵生涯里就有过无数次。看着燃烧起来的火苗,几个女人都笑了。尤其是池春醒来之后,看到了篝火。焉笑的神态极为动人——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章:进入原始的生态,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