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木浆越来越重,手掌磨出的水泡大部分开始冒血。芦雅和伊凉几次过来要划水,都被我拒绝了。她俩的小手已经肿得像个小馒头,池春向我面前靠了靠,把怀里的孩子交给了伊凉,固执的拽我的胳膊。

    我还是不让她来划水,池春很着急,她认为我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再撑下去非死不可。在我扭转脸庞的一刻,她已揭开羊皮坎肩,掏出一只洁白充盈的**,托在我的嘴边,不停的用英语单词告诉我吃。

    突兀在眼前的这个褐色奶头,饱满圆润,白色的汁液滋在几个乳孔中。我知道她想用奶水滋润*裂的嘴巴,让我挺住。我指了指婴儿,示意她给孩子留着。她固执的摇着头,又摸了摸另外一只**,想告诉我她已经合理分配了身体内的乳汁。

    池春的举动使我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我晕倒或者死掉,这个筏上的任何人都不会活多久,我必须清醒着,我是她们的希望。

    在我嘴巴微微张开的一瞬间,池春把她柔软的**坚决的塞进了我的嘴巴。那一刻我感到体内所有干涸的内脏都在膨胀,天性支配着舌头和嘴唇拼命的吸裹起来。

    池春跪卧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使劲用那只**挤压我的脸。也许极度的干渴使我无法控制力气,嘴巴完全脱离大脑的支配,犹如凶猛的僵尸,少女的血液一粘到嘴边,贪婪就变的疯狂。

    我的脸整个埋在池春柔软的胸脯里,她的身体偶尔会因我吸疼她而抽搐。此时此刻,我觉的世界上最美好的就是甘甜的乳汁和女人慷慨给予的满足。

    奶水终于滋润到我大脑的神经,意识渐渐清醒。轻轻的推开了池春,褐色的**已被我吮的不成形状,粘着粘稠的唾液从我嘴里抽出。

    她潮红着脸,羞赧的表情是那么的动人和妩媚。我告诉她赶紧躺好,好好养护伤处。我又拿起木浆奋力的划水。芦雅和伊凉看到我精神比刚才好了许多,又看了看着躺着的池春,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阳光发出落山前的颜色,使辽阔波浮的海面泛着金光。天空突然传来两声海鸟的声叫。我们同时抬起头来仰望,我兴奋着告诉她们,这附近很可能有岛。可是我无法确定岛的方位,如果划偏了方向,就会错过登陆的机会,那真是必死无疑。

    水面开始吹起了海风,鼻子可以感受到空气里的潮湿。我既高兴又担心,如果是小雨的话,就会有淡水补给,大家可以支撑更久。

    倘若是狂风暴雨,橡皮筏会轻易被吹翻,或者浪头打翻。此时我们都是渺小的,被巨大而恼怒的海吞没很容易。

    我加快了划船的速度,争取在降雨之前幸运的找到一座岛。突然,在离橡皮筏三十米的地方跃起一只巨大的鱼,开始大家被都吓住了。

    等我看清楚之后,才告诉她们不要担心。那是一只巨大的四腮旗鱼,又叫大青枪鱼,嘴巴尖而细长,背上有条高长的鳍,撑开后像把扇子。我以前见过这种鱼,但头一次见到如此大的一只。

    它正在追咬一只年轻的海龟,潮湿的空气使这只旗鱼兴奋异常,不住跃起在海面上。看到这些我高兴坏了,我想只要把旗鱼赶跑,那只受伤的海龟将会是我们的食物。

    我放下手中的木浆,告诉池春捂住婴儿的耳朵。芦雅和伊凉也下意识的跟着捂住自己的耳朵。

    我抽出被她们坐在*下来的莱富抢,当然,旁边还有一支密林枪和三支手枪,这些武器都被我上皮筏的时候拉了保险。

    在茫茫的大海中,任何一支走火就会射穿了载体,我们的下场会和皮筏一样。我半蹲在皮筏上,晃动着的海水使我很难精确的瞄准。

    只要兴奋的旗鱼再次跃出海面,它那巨大的身体会轻易被我射中。也许上帝真的开始眷顾我们了,这只嚣张的旗鱼只顾嘶咬受伤的海龟,频频跃起老高,不亦乐乎,全然意识不到被射杀的危险。

    砰!我扣动了扳机,可以肯定我射中了它,这下它不再跳跃。我放下枪,急忙把橡皮筏向受伤的海龟划去。等我靠近之后,这只墨绿色的海龟在不停冒血,两只后腿已经被咬没了。

    我用手把它捞了起来,海龟奄奄一息。我拔出匕首,递给芦雅,让她把海龟切成小块儿,分给大家吃。为了让她们吃得下生肉,我先把两块放到嘴里嚼,然后告诉她们多咀嚼,让味蕾适应那股腥味儿。

    这两块儿海龟生肉太关键了,使我拿起木桨的双臂舞动的比先前快了许多。

    三个女人开始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唯唯诺诺的不敢吃,不过饥饿很快征服了她们。现在,她们边吃边笑对方痛苦的吃相。

    这只受伤的海龟确实给我们带来些欢快的生气,等一会儿清凉的雨水再滴入的嘴巴,我们就会像龟裂地表下的泥鳅,被灌溉和滋润的充满生机。

    我告诉她们要赶快离开这一带,海龟的血腥气味会随着海风吹出很远,如果附近有鲨鱼群,希望它们都去追赶那只被子弹打伤的旗鱼,好让我们逃生。

    上帝还是对我们不满,黑云不知道从什么方向涌来,压在我们头顶。每个人都很惊慌,知道这将是场暴风雨。

    皮筏划出一千米的时候,海上就掀起了巨浪,池春怀里的孩子吓的大声哭。瓢泼大雨像打翻的水盆,不住的冲刷下来。我让池春把孩子交给我,然后大家都下到海水里,抓紧皮筏的边缘,防止被巨浪冲跑。

    孩子被我顶在头顶,我们肩膀以下都没入海中。我看了一眼身后的池春,担心她的*因海水侵蚀而疼痛,池春用坚毅的目光向我点了点头。我又对着芦雅和伊凉大喊:“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一定要抓紧皮筏,一但被冲走,在漆黑的夜里是很难救回的。”

    她俩齐声对我高喊:“我们会的,你照顾好小孩。”接下来我们就在海水中挣扎,巨浪、海风、暴雨、雷电、寒冷蹂躏着我们。

    我又对她们大喊:“抓紧绳子,尽量节省气力不要游动,我们现在就是坚持,熬过这恐怖的天气。”

    孩子的哭声在暴风雨中显得格外微弱,我示意池春用双腿夹住我的腰间,避免在海水里过度蹬踏,使伤口恶话。我现在还是有信心带领她们一起活下去的,那两块儿海龟肉和现在充沛的淡水为我提供了很多能量。

    虽然我们自己没感觉到移动,实际上,巨浪却把我们冲击了很远。大概过了三四个小时,就在我们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又一道极亮的闪电,划破黑夜。

    “岛,是海岛。我看见了。”伊凉惊喜的叫着,她的叫声使我们每个快要放弃的人,立刻打起了精神。我大声喊:“伊凉,你确定看到的是岛吗?你还清醒吗?是不是幻觉引起的海市蜃楼?”

    “没有,闪电刚才划过的刹那,我看见前面有黑乎乎的山峰,出现在海面上。我很清醒啊!”伊凉又大声的喊了一边。

    我兴奋到了极点,用更大的声音对她们喊:“不要放弃,都打起精神来。我们要登陆了,我们有希望了。谁现在坚持不住了,快告诉我,千万别放弃。我们发现岛屿了。”

    看来上帝一直在眷顾着我们,海浪冲击我们移动的方向正好是向海岛靠近。只要我们抓紧橡皮筏,很快就可以登岛了。

    不到一个小时的工夫,那座黑色的岛屿已经赫然摆在我们眼前。我对她们喊:“开始轻轻的蹬水,小心下面的暗礁,不要被割伤。”

    当我的脚碰触到浅海柔软的泥沙时,那种说不出的喜悦和胜利感再次浸满心头。我拼命的拽着橡皮伐,跌跌撞撞的向岸上奔跑,池春在我背上的重量也越来越大。

    我一手举着孩子,一手托住池春的*,拼命的向前奔跑。我知道前面一定是柔软的沙滩,我恨不得一头载倒在上面,睡上三天三夜。

    芦雅和伊凉拉着橡皮筏也是和我一样急切的奔跑,她俩几乎同时倒在沙滩上,疲倦的再也无法站起。

    我慢慢的弯下腰,把池春放在柔软的沙滩上,又把孩子放进她怀里,大脑突然一阵眩晕,就不省人世了。从头到脚灌输着酸痛,疲倦已经让我连呕吐的力气也没有,胃里在翻腾,涌上的酸水侵蚀着我的咽喉。

    女人们应该也遭受着和我一样的疼痛折磨,她们的身体在沙子上蠕动,却没有气力发出*。

    雨还照样倾泻在我们身上,但每个人的心里却是无比的塌实,我们谁也顾不上向对方表达一下胜利的喜悦,都扑在柔软亲切的沙子上,一动也不动。

    虽然我当时已经昏了过去,但在失去意识的瞬间,想到的仅仅是这些。因为我知道,明天的太阳会把我们烤醒,这座岛屿还等着我们对它开始了解——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死亡边缘出现岛,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